相关文章

专家:杭州公共交通欠发达离不开“电驴” 上牌政策该改了

来源网址:http://www.tycjx.com/

【前言】:据不完全统计,杭州老城区目前有350多万辆电动自行车在路上跑,其中近一半是无牌无证的“超标车”。另据统计,2014年杭州全市涉及电动自行车的道路交通事故造成204人死亡。前段时间,杭城交警启动史上最严电动自行车整治。严查是为了安全,但严查仅仅是遏制此类违法的一种“严厉”手段。我们将目光投向电动自行车售卖市场,卖“超标车”的商家遭遇什么尴尬?我们将焦点聚在广大电动自行车骑乘人身上,这些日骑几十公里忙生计的人有什么困难?我们把疑问递给公共交通领域的专家,他有什么话说?

浙江在线4月1日讯(浙江在线 记者/刘永拓 首席编辑/赵洁)杭州有约350万辆电动自行车(俗称“电瓶车”),其中一半是非法上路,闯红灯、骑车带人、逆向行驶等违法乱象,不仅交警头痛,包括行人在内的其他交通参与者也有些抱怨。

不过,记者在调查中发现,以杭州目前的公共交通水平,部分人群出行还真离不开电瓶车。专家认为,要管理好电瓶车,不能忽视特殊群体的需求,而现有的电瓶车上牌标准也应适当放宽,顺应现实作出修改。专家还建议,同时要加大电瓶车违法处罚,让电瓶车交通违法者有所忌惮。

 勾庄镇务工族老黄骑电瓶车一天充4回电

安徽蚌埠人黄师傅,住在勾庄,在杭州周边打零工为生。每天上下班,电瓶车就是他的交通工具。可以说,没有电瓶车他的活就没法干。

昨天,老黄十分窝火,他从勾庄去老余杭干活,一去一回电瓶车充了4次电才勉强回到家。这辆电瓶车是黄师傅从老乡手里买来的二手车,因为电瓶旧了存不住电,根本跑不了远路。

如果换新电瓶呢?老黄的电瓶车电瓶容量为36V12AH,新电瓶理论续航能力可达40公里,而实际上也就够跑30公里。从勾庄到老余杭,来回起码30公里,这样还是不满足他的要求。

为啥不买大容量的电瓶?老黄说怕被交警查。前阵子杭州交警在城区查电瓶车违法,他问得清清楚楚,电压超过36V(伏)的电瓶车无法上牌,骑上路被交警查到,电瓶车要被送回蚌埠老家,所以他只能买电瓶电压36伏的车。

怎么不坐公交车?老黄说从勾庄到老余杭起码10多公里,就算打工的地方通公交车,他也不愿意坐,因为来回换乘太麻烦了。他平时上班没有固定时间,一旦需要加班,十有八九连公交车都没了,岂不要睡在工地?

老黄说他现在就希望电瓶车允许上牌的电瓶电压标准提高点,起码电瓶电压48伏的也允许上牌。这样一来,他就不怕车子没电半路抛锚,也不怕被交警查了。老黄说,如果这个标准提高,要他去考电瓶车驾驶证也愿意。

快递哥陈师傅每天跑60公里一辆车不够用

陈师傅是穿梭于大街小巷一名快递员,市中心延安路、建国路、体育场路一带是他的活动区域。对他来说,吃这碗饭除了辛苦,还常常提心吊胆。

陈师傅每天工作10小时以上,其中超过4小时是骑电瓶车奔波,骑行距离超过60公里。和勾庄的老黄一样,他想要干好自己的工作,必须有一辆跑得远跑得快的电瓶车。

但是,杭州上牌标准就摆在那里,电压超过36伏上不了牌,所以他和同事们骑的电瓶车是没有上牌的超标车。这正是他担心的问题所在——没有车牌,一旦被交警查获,罚款且不说,车子被扣活就没法干了。如果再买一辆,还是被查怎么办?

陈师傅说他不是不愿意骑正规的能上牌的电瓶车。关键问题是,按照36伏的才能上牌、上路行驶的标准,车子装不了多少快件也跑不远,他一天干不了几单活就得回去充电。就算是现在骑超标车,陈师傅也是准备了2辆电瓶车,轮换着充电和送快件,才能满足需要。

“我的2辆电瓶车都超标的,都没上牌,同事的车子就算上牌也是套牌。”陈师傅说,虽然他没被交警拦住过,但是心里还是挺担心的,特别是杭州交警严查电瓶车交通违法,加重了他的担忧。

陈师傅告诉记者,很多新闻报道说赶快递这一行很赚钱,其实有点片面,他一单生意也就赚个五六毛钱,想要达到月入万元的水平得拼了命去干。他希望有关部门能照顾下快递行业,不要因为查处电瓶车违法就把快递行业的需求给一棍子打死。

浙江省快递行业协会相关负责人认为,快递行业有特殊性,目前有关部门对快递行业使用超标电瓶车是默许的,但是这并不是长久之计。在民营快递公司没有财力使用轿车派送快递的情况下,应该研究放宽快递行业电瓶车上牌的标准,尽量保证既不扼杀快递行业发展也能使送快递的电瓶车合法上路、守法骑行。

专家:管理电瓶车得考虑需求 现有上牌政策落后了

浙江工商大学政治与公共管理学院教授的吴伟强教授研究杭州交通问题多年,2011年起开始关注杭州电瓶车乱象。杭州街头的电动自行车增加速度惊人,且违法行为普遍。他认为电瓶车违法扰乱交通秩序、给道路添堵都是毫无疑问的,支持交警部门的严管。

吴教授认为,在严管电瓶车时不能忽视特殊行业、特殊人群的出行需求,以电瓶车的上牌标准来说,有点落后了。比如“电瓶电压大于36伏不允许上牌”规定,他指出,需求和法规之间存在差异,造成了“要守法就别想跑得远”的尴尬。

某知名品牌电瓶车的维修人员透露,电压36V的电瓶能够跑30公里。按照他的解释,这样的电瓶容量,对于城区市民上下班是够用的,但是对于每天骑行动辄几十公里的快递员、外卖小哥等群体来说远远不足。

这位维修人员表示,普通电瓶能撑一年,稍微差点的,用半年后只能跑10多公里。所以,他认为36伏的电瓶几乎要被淘汰了。近日,记者在探访近江电瓶车市场和华东电瓶车市场时,也看到配备电压36伏电瓶的车型乏人问津,市场需求集中在48伏和60伏的电瓶,但是它们都属于超标不能上牌的型号。

吴伟强教授认为,现有上牌标准做出改变更符合民情。比如,将上牌条件中电瓶电压不超过36伏放宽到48伏,同时强制电瓶车安装速度控制器,确保“跑得远但不超速”。这样,既符合实际需求,又减少交通违法,还能预防电瓶车交通事故。

杭州电瓶车乱象根本原因是公共交通“发育不良”

吴伟强教授介绍,他去过国内很多城市调研,看到很少有城市有像杭州这么多的电瓶车。他认为,杭州电瓶车乱象的根本原因是公共交通欠发达。

“我去厦门调研公交系统,发现路上很少有电瓶车”。吴伟强说,杭州现在很多人骑电瓶车是因为公交、地铁发展欠缺,“如果出了小区门就是公交站、地铁站,谁会去骑电瓶车呢”。

对于杭州治理电瓶车乱象,吴伟强给出了3点建议:首先,交警、质监和工商部门联动,既从路面管理违法电瓶车,也从源头上杜绝电瓶车“生来畸形”;其次,充分考虑特殊人群和出行需要,放宽电瓶车的部分上牌标准,这需要学术界、行业和交通管理部门合议解决。

如果在这两个方面问题落实后,电瓶车违法还不下降,那就得用“重典”了。吴伟强认为,目前对电瓶车违法的处罚缴轻,警示作用不够明显,一部分人被罚了歀过个路口继续违法。所以,应该在关于管理电瓶车立法时,加大处罚力度。他表示,重罚的目的不在于罚,而在于警示,杭州的斑马线让行做到全国模范就是靠重罚。